科技

人造肉凉了?

不到两个月,“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 又一次宣布裁员。

本次计划裁员约200人,占比高达19%。据TechCrunch报道,Beyond Meat 在10月中旬披露的一份监管文件中提到,裁员是为了降低成本,减少运营费用……并在2023年下半年实现现金流的目标。预计裁员将在今年年底前完成。

之所以裁员,恐怕是迫于市值和业绩“双杀”的无奈之举。Beyond Meat最新市值为8.56亿美元,相较最高点120亿美元,市值蒸发了超90%,相当于跌没了一个双汇。公司2022年Q1业绩亏损相较2021年同期扩大了近3倍,亏损超过1亿美元,Q2持续亏损620 万美元。

高管们也不让人“省心”。10月初,公司先后宣布首席供应链官 Bernie Adcock 于 9 月底卸任,COO 因为路怒事件“咬伤对方司机鼻子”被停职。

但核心问题是,市场对“人造肉第一股”不再买账了。

Beyond Meat 曾与麦当劳联合推出 McPlant 汉堡,在 25 家店铺试营,但因销售不及预期,均已停售。还有,与百事可乐合资企业联合推出的零食素牛肉干 Beyond Meat Jerky 销售同样不容乐观,2022 Q2 销售额仅为 15.9 万美元。

在这个“多事之秋”,Beyond Meat的境遇并非个例。

Beyond meat 头号竞争对手,美国另一人造肉巨头Impossible Foods的日子也不好过。公司初创 CEO 于2022年 4 月宣布辞职,由一家酸奶公司Chobani前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Peter McGuinness 接任,新任CEO在10月初发给员工的一份备忘录中表示,公司将解雇6%的员工。

全球两大人造肉巨头在同月先后裁员,看来人造肉这块“蛋糕”似乎没有那么好“啃”了。

投资人曾经“一周看十几份BP”

就在三年前,两家人造肉巨头堪称“风头无两”。

2019年5月,人造肉第一股 Beyond Meat在纳斯达克上市,第一天暴涨163%,上市三个月股价涨了三倍,火速成为百亿美元明星独角兽。几乎同时,老对手Impossible Foods 也获得新一轮3亿美元融资。

两家公司还吸引到了众多国际巨星、企业家、知名基金助阵。

Beyond Meat的个人投资者包括比尔·盖茨、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Twitter联合创始人埃文·威廉姆斯和比兹·斯通,以及麦当劳前任CEO唐·汤普森等。而Impossible Foods 背后,有李嘉诚、比尔·盖茨、美国网球运动员小威廉姆斯、歌手凯蒂·佩里、科斯拉风险投资、谷歌基金等。

“肉香”也从大洋彼岸一路飘到中国。

作为Beyond Meat的豌豆蛋白供应商,2019年国内粉丝龙头企业双塔食品的食用蛋白业务收入,首次超过了主营业务粉丝的收入,占总营收比例达25%。2019年9月,双塔和珍肉战略合作,推出1000份人造肉月饼3分钟售罄。

传统肉企双汇、金字火腿等也纷纷布局人造肉。截止2020年年初,双汇斥资7.3亿收购6家人造肉公司部分股权,金字火腿人造肉系列新品“金字植物腊肠”也出现在了罗永浩直播间。甚至传统素食品牌素莲、鸿昶、齐善等,也在借助固有的大豆蛋白产业链和技术,开发人造肉产品。

几乎所有消费零售巨头也推出了植物肉产品。奈雪推出了“未来汉堡、绿星汉堡,及墨西哥肉沫卷”,喜茶联合星期零推出售价25元的植物肉汉堡“未来肉芝士堡”,星巴克与供应商Green Monday和Beyond Meat合作,增加了植物性食品和饮料的菜单。雀巢甚至斥资约7.3亿人民币投建了亚洲首个人造肉工厂。

有消费FA评价这一火热景象:“不是真正的生意,更多是一种营销手段,吸引新潮的消费者。”

行业火热, 自然也带动了一波创业热潮。

星期零作为最先跑出来的明星项目,自2019年成立后就融资不断,曾七个月连续拿下三轮融资,春华资本、愉悦资本、经纬创投、光速中国、云九、道夫子等豪华资方纷纷入局。除了星期零,新玩家还包括Hey Maet、庖丁造肉、未食达、雀巢旗下的嘉植肴等。

赛道融资也呈大幅增长。据《2021中国植物肉行业洞察白皮书》统计,2019年12月至2020年12月,国内针对植物基公司的投资事件多达21件,同比增长500%,约占整个食品及保健品赛道的10%。

有消费投资人表示,2020年最热的时候,一周内要看十几份人造肉BP。

对于人造肉的疯狂,美国亿万富翁、比特币大佬迈克尔 · 诺沃格拉茨曾形容,“就好像比特币泡沫高峰时一样。”

好景不长,2021年下半年,人造肉行业起了颓势。随着“下游”Beyond meat业绩走低,双塔食品也下滑。双塔食品2022年一季报显示,一季度实现营收4.49亿元,同比减少4.06%;净利润5148万元,同比减少48.3%。

当新鲜感褪去,主流消费者也逐渐淡忘了植物肉产品。比如2021年,星巴克和Beyond Meat、植物零、Oatly等合作推出「星善食」素食菜单,最后只剩下燕麦奶产品。有星巴克店员透露,平均每天仅售出 2-3 份植物肉产品,“试用了半年就不上货了。”

赛道融资也随之降温。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21年下半年后基本熄火,平均每月仅一个左右融资事件,大部分为A轮之前的融资。

某人造肉品牌的天使投资人跟投中网坦言,现在确实不是投人造肉的好节点。早年投的项目,现在估值都很高,肯定要等泡沫挤一挤。

人造肉=科技和狠活?

短短三年,植物肉在中国市场为何降温如此之快?问题出在哪里?

最大的问题是,不好吃。

虽然品牌总是在宣传人造肉与真肉无限接近,但不少消费者表示实际感官有明显差距。据艾媒咨询研报显示,超50%以上受访者不愿意尝试人造肉产品,主要原因是担心技术不成熟、添加剂过多、口感不佳。

人造肉虽然通过营销火了一把又一把,但本质是“技术驱动”行业。

目前,人造肉技术尚不成熟,也普遍无法商业落地。业内人士表示,有些初创企业虽然有先进的技术,但大多停留在实验室,并不具备批量生产的能力,需要跟传统肉制工厂合作,加工环节成本过高。

“植物肉之所以没有复制植物奶的成功,是由于植物肉生产过程复杂,为了不断贴近真肉的感官体验,需要不断进行产品迭代。研发成本较高,也意味着财务层面不会太好看。”有分析人士表示。

其次,成本迟迟降不下来,导致人造肉售价比真肉更贵,价格没有竞争优势。

以盒马鲜生为例,一盒230g的新素食植物“酱牛肉”定价约30元,而同样的价格可以买到近500g的新鲜牛肉。在天猫平台,一盒226g的Beyond Meat植物肉汉堡牛肉饼约26元(约合115元/1000g),而在某牛肉产品天猫旗舰店,99元可以买到1000g牛肉饼。

再来,人造肉目前还是个小市场,消费人群有一定局限性。

有VC消费投资人表示,“人造肉消费人群大多为素食主义者、健身人士等。国内素食习惯的人仍占少数。而注重健康饮食的人,首先会看配料表,自然食材最好,植物肉的配料表都是‘科技和狠活儿’,这和天然健康原始的概念背道而驰。”有素食主义者向投中网表示,“我挺期待植物肉的,但现在的添加剂太多,一般还是少吃。”

随着人造肉在商业层面的“不性感”渐露,一级市场也不爱投了——在消费投资低迷的大背景下,风险资本不大愿意等待遥遥无期的消费技术革新。

有一线消费投资人跟投中网表示,看过人造肉项目,但最终没投。原因是2C和2B两个场景跑下来都有问题,口感和成本还需要时间。就算投,也更青睐有技术成果的企业,不会再为那些“讲故事”的公司买单。

不过,人造肉市场作为一条快速增长的千亿级赛道,投资人没有完全放弃。据Euromonitor预测,到2023年,中国人造肉市场规模将达到130亿美元。《2021中国植物肉行业洞察白皮书》指出,中国对植物性肉类的需求将在未来5年内增加200%。

现在的人造肉赛道存在“非共识”色彩。从今年最新的融资行情来看,全球仍有玩家在积极寻找更有竞争力的人造肉企业。

2022 年 1 月,以色列公司 Redefine Meat 获得了 1.35 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该公司采用 3D 打印技术来模拟牛排的质感,而非挤压工艺;

1月,星期零完成1亿美元B轮融资,由春华资本领投,知名投资人曾鸣跟投,及老股东愉悦资本、经纬创投、光速中国、云九资本追加投资,并宣布首家自建工厂落地湖北孝感;

2 月,新加坡公司 Next Gen Foods 获得了 1 亿美元融资,公司主推的产品是植物鸡肉;

5 月,中国公司 CellX 获得了近亿元人民币的 A 轮融资,公司采用动物细胞为原料,通过培育扩增,最终生产出「无肉之肉」。

有消费FA表示,随着市场热度明显衰减,接下来人造肉项目的估值预期会有所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