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

揭秘”巧克力王国”费列罗背后的神秘家族

费列罗是全球前三大巧克力制造商之一,其背后的费列罗家族如今已传承至第三代。

如果说该家族第一代和第二代的创业和守业偏“谨慎”,那么第三代家族掌门人Giovanni Ferrero的策略则为“扩张”,他打破了家族“不并购”的传统,同时任命了费列罗第一任非家族CEO。

截至2022年10月,Giovanni Ferrero净资产约为389亿美元,是意大利的首富。

01 费列罗家族

在意大利皮埃蒙特库内奥省的阿尔巴镇,矗立着一座质朴的现代堡垒。在10英尺高的混凝土墙、铁门和身穿制服的警卫后面,不是核设施或军事基地,而是一家巧克力工厂。

费列罗家族家谱

这是全球第三大巧克力糖果公司(2021年营业额为127亿欧元,约等于916亿元人民币)费列罗的故乡。

费列罗是一个家族企业,由家族第一代Pietro Ferrero及其兄弟Giovanni Ferrero和妻子Piera Cillario于1946年在阿尔巴创立。1949年,Pietro Ferrero去世后,他的兄弟Giovanni Ferrero和Pietro Ferrero的儿子Michele Ferrero接管了该企业。

阿尔巴镇景色

Michele Ferrero以每天乘坐直升机从自己的蒙特卡洛别墅到皮埃蒙特阿尔巴的公司总部通勤而闻名。他极少出现在公共场合,经常戴着深色眼镜,很是神秘;经常出现在实验室,参与新产品的测试;经常出现在商店中,匿名研究消费者的习惯和品位。

阿尔巴的第一家费列罗糕点店

1997年,Michele Ferrero辞去家族企业董事总经理一职,成为董事会主席。他把日常事务留给了他的两个儿子Pietro和Giovanni。其中,Giovanni负责集团的创意决策,而Pietro负责产品开发和物流。但Pietro于2011年4月在南非骑自行车时,因突发心脏病不幸离世,Giovanni便成为了唯一的董事总经理。

四年后,2015年,Michele也去世了,Giovanni接任了董事会主席一职。

2015年,当Giovann从其父亲Michele手中接手家族企业,通过卢森堡控股公司Schenkenberg SA控制着75%的股份(其中20.1%为裸股)。Schenkenberg SA由全球104家合并公司和31家生产厂组成。据报道,申肯伯格与费列罗之间为借贷关系。前者向后者共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贷款,它们对其子公司也是如此。据《经理杂志》称,这种贷款模式是该公司成功的关键。

Giovanni 在任职期间,打破了家族“不收购”的传统。此前近70年来,家族拥有的巧克力集团费列罗一直避免收购,更愿意依靠费列罗自身的创新能力发展。

但近几年,Giovanni通过其投资公司CTH Invest开始频繁收购,包括老牌英国巧克力生产商Thorntons、英国饼干公司Burton’s Biscuits、糖果公司Ferrara、比利时豪华饼干制造商Delacre、雀巢的美国糖果业务、Kelsen Group、Fox’s Biscuits、土耳其榛子加工商Oltan、FULFILL Nutrition等,将业务从巧克力扩展到其他糖果,如饼干、口香糖等。

此外,Giovanni还在管理上做出了变革。他于2017年9月1日聘请了第一位非家族CEO,Lapo Civiletti。而他自己也于2017年9月卸任了费列罗CEO并成为执行董事长,专注于公司的战略规划。这让他有更多的时间来带领他的比利时控股公司CTH进行扩张。

Giovanni Ferrero

现如今,Giovanni是费列罗家族中最高级别的成员,也是家族控股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和股东。另外,Giovanni Ferrero还偶尔以书作者的身份出现。自1990年以来,他出版了八本书,其中一些是经济论文,其余大多是小说。

02 “平行”的费列罗:CTH Invests

据报道,费列罗之所以能够担负起战略扩张的资金压力,得益于巧妙的税收技巧和嵌套集团结构内的利润转移。

一方面,费列罗自己建立了一个隐藏的第二帝国。一些被收购的公司最终并未直接与费列罗合作,而是与Giovanni的第二家私营公司CTH Invest合作;另一方面,公司结构嵌套在主体中:资金通过几家控股公司巧妙地来回转移,这些控股公司对子公司有贷款要求。

这个第二帝国,便是Giovanni于2016年创建的CTH Invests,它也被称为另一个“平行”的费列罗。CTH的董事总经理为Giovanni的妻子保拉·罗西,她全职为欧盟委员会工作。

CTH和费列罗国际没有任何财务关系。它坐落于布鲁塞尔东南部小镇沃特梅尔·博伊茨堡Chaussée de la Hulpe187号。

自2016年以来,Giovanni已向CTH注入了16亿欧元的资金,并数次增资,为其收购提供资金。CTH的主要任务是在费列罗主业巧克力以外的领域开展收购活动。或许是为了避免传统费列罗的巨额收入受到侵蚀,Giovanni将Delacre饼干、Kelsen the Fox’s和Ferrara Candy软糖等业务放入了他的私人集团CTH中。

CTH作为一家控股公司,控制着几家公司。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它被称为FFH 控股,于2017年10月注册成立,该集团用于在欧洲以外进行收购的控股公司。它控制着位于美国特拉华州的Pontiac Holdco Inc.,通过该公司在美国收购了Ferrara Candy和雀巢美国的部分糖果业务。

阿尔巴费列罗工厂入口

Ferrara Candy总部位于伊利诺伊州的Oakbrook Terrace,是美国第三大非巧克力糖果制造商。FFH于2017年10月从L Catteron基金以约4.76亿欧元收购了该公司。Ferrara Candy每年的营业额约为8.5 亿欧元。

2019年,FFH拥有金融资产28.5亿欧元,年末亏损24万欧元。

在 CTH的投资组合中,还有丹麦公司Kelsen,该公司以其Royal Dansk 品牌的黄油脆饼而闻名。2019年7月,CTH以约3亿美元的价格将其收购。

除此之外,在CTH的子公司中还有Biscuits Delacre。2019年,Biscuits Delacre亏损了2550万欧元,加上前几年亏损的1200万欧元,总亏损额度达3400万欧元。

综上可看出,CTH的投资组合,几乎都亏损严重。

Giovanni Ferrero搭建起来的复杂的公司架构

后CTH又与信托公司CDM合并,该控股公司旗下有费列罗家族成立的投资公司Teseo Capital,负责处理另类资产和农业业务。

2020年12月31日,在布鲁塞尔,CTH合并吸收了同样由Giovanni 100%控制的Cdm International Holding。交易时,CTH持有超过16亿欧元的股本和28亿欧元的净资产。

在两家拟议的合并协议中明确指出,该业务“将更容易获得外部融资或更容易在融资业务的背景下建立担保,无论是现有投资的再融资还是新收购的融资”。

另一方面,Cdm International Holding拥有7.63亿欧元资本,全资控制了总部位于卢森堡的投资公司Teseo Capital Sicav-Sif,该投资公司在2019年管理着近19亿欧元的费列罗资产。

如今,新的CTH直接和间接控制着近50亿欧元的资产,分布在世界各个国家。帮助管理费列罗家族财富的布鲁塞尔公司董事吉多·吉安诺塔表示,Giovanni通过CTH旨在“更广泛的甜味包装食品市场中,确立自己的地位”。

03 家族办公室和家族基金会

不少媒体称费列罗家族的家族办公室Fedesa SAM ( Fedesa )为“保险箱”。因为该家办的资金来自于费列罗国际每年向该家族支付的股息。截至2019年8月,费列罗国际实现财年净利润9.286亿欧元,共向Fedesa支付了6.42亿欧元的股息。

据LinkedIn资料显示,该家族通过总部位于摩纳哥的Fedesa家族办公室管理他们的资金,该办公室投资于股票、贷款、私募股权、风险投资和对冲基金。Fedesa在新加坡也设有办事处,注册时间为2020年。

截至2020年,Fedesa控股公司管理着价值324亿美元的业务。

除家办Fedesa外,Michele Ferrero还在1983年创立了以其父母和叔叔的名字命名的Piera、Pietro和Giovanni Ferrero基金会,旨在保持企业、家族及其所有员工和前员工之间的稳固关系。该基金会现由Maria Franca Ferrero女士担任主席。

该基金会通过组织会议和展览来促进艺术、科学、历史和文学领域的活动。它还向在公司工作超过25年的退休人员开放。大约1500名退休工人会定期参加并积极参与基金会组织的艺术、文化和社会活动。

费列罗基金会正门

此外,费列罗基金会还有一个建筑群,可以满足3300名费列罗退休员工和配偶的需求,为他们提供各种娱乐场所、工作坊、图书馆、多功能礼堂和健身健身房、展厅、医疗诊所和现代托儿所的补助金。从2009年开始,该基金会有了自己的幼儿园,现在又有了一所学校。

费列罗基金会的座右铭是“工作、创造、奉献”,志愿工作是其活动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该基金会还推出了一项培训课程,帮助接近退休年龄的工人做好过渡准备。这加强了公司与费列罗基金会之间的联系,该基金会通常由前公司员工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费列罗基金会不向其他组织或社会、文化或人道主义机构提供赠款、贷款或捐款。相反,它是一个代理基金会,为集团的前雇员发起并开展与皮埃蒙特地区相关的各种社会和文化倡议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