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

国内这届年轻人,开始上门给别人做饭了

抖音博主“轩大厨”最近因为炒菜视频火了。

在她发布的视频里多是自己收费上门帮人做饭的工作成果,引发了一众网友讨论,为此还上了各大新闻媒体。章女士(轩大厨)对媒体表示,她是在10月8日第一次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上门代厨的信息,消息一发布后就有雇主联系她。

章女士上门代厨的工作流程主要是:上门前和雇主确认雇主想吃什么菜;确认后章女士自行去买菜,她一般会选择能提供小票的正规商超,但食材费由雇主预支;做完菜后她还会顺手收拾垃圾。

章女士上门代厨的收费标准主要参考湖南湘乡服务业收费标准:四菜一汤定价68元,6菜88元,8菜108元,即每加两个菜多20元。对于交通费用,章女士表示她家住县城,对于城内骑电动可去的不收取交通费用,城外则暂定10公里以内收费20元。

上门代厨作为家政服务的一种,为什么能够引起热议,相比其他家政服务,它又解决了年轻人的哪些痛点。

01 被“海克斯科技”围剿的年轻人

忙碌是这一代年轻人的主旋律。

《2021年轻人下班行为报告》显示,达到理想工作状态的职场人占比小于30%,仅有22%的年轻人能在六点前下班,35%的打工人八点后还要在公司加班,8%的年轻人甚至工作到接近凌晨。

根据调查显示,严格执行八小时工作制的公司不到40%,有42.22%的年轻职场人工作时长大于或等于10小时。其中,我国一线城市工作时长超10小时的打工人占比42.85%;而新一线的情况更令人堪忧,日工作时长超10小时的打工人足有44.4%。

抛去睡觉时间外,工作几乎占了年轻人生活的全部,做饭对于他们自然成了一件奢侈事。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外卖也逐渐成为年轻人生活的必需品。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外卖使用预制菜已经成为食品行业公认的秘密。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数据显示,国内目前有74%的连锁餐饮企业是中央厨房做集中配送,企业对第三方代加工菜品的需求增加,与预制菜企业逐步达成合作。可以说,绝大部分连锁餐饮企业为了成本和效率会选择采用预制菜。

但方便了餐饮企业的预制菜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町芒研究院大数据中心截至2022年6月对16000余个预制产品进行测评,类目覆盖母婴、休闲食品、饮品、调味品等全品类食品领域。

根据町芒研究院统计发现,测评产品中43.4%的预制菜含限量添加剂;其中29.3%的预制菜含1-3种限量添加剂;13.1%的预制菜含4-6种限量添加剂;超过6种限量添加剂的预制菜占比为1.0%。

为了保证预制菜品的色香味保鲜,这些菜品多多少少会添加限量添加剂,虽然一般添加剂不超过0.1%-0.2%对人体是无害的,但长期吃类似包含多种添加剂得食品对身体到底有什么影响,也让人忧心忡忡。

显然,被“海克斯科技”包围的外卖,让不少年轻人萌生了吃自家饭的想法。

02 吃不起的外卖

然而就算包含了“海克斯科技”的外卖,年轻人也越来越吃不起了。

打开“饿了么”、“美团”两个外卖APP,你会发现外卖越来越贵了。以前十几元可以吃一顿外卖,现在通通变成了二十到三十元。

外卖涨价主要在于以下几个原因:一、物价上涨;二、房租人工水电费;三、平台抽成。

首先,外卖涨价最大的原因大概就是物价上涨,我们日常生活买菜就能发现这个问题,所以外卖本身的成本增加,相对来说商家为了保证自身的利益会选择提高外卖单价来维持经营,否则会陷入亏损状态。

其次,商家成本还包括房租水电费人工等。由于疫情期间封控问题,外卖骑手流失,根据美团2021年全年财报数据显示,美团骑手数量减少44.53%。为了留住骑手外卖配送费提高,从而导致外卖涨价。

最后,外卖饿了么的平台抽成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有商家算出,每单外卖平台都会扣点百分之十八,但这其中不包括配送费。每单结算,低于4元的抽成按4元算,这样算下来每单外卖起送价要在23元以上才合适。我们拿22元来计算,22×18%=3.96元,但美团需要每单抽成4元,所以商家还需要额外倒贴0.04元以供平台抽成。拿23元来算,23×18%=4.14元,这4.14元就是平台的抽成数额,商家不需要再倒贴。

而美团的配送抽佣在2021年迎来了一次调整,目前是按距离、价格、时段来计费。根据壹览商业的了解,在这样的抽成规则下,高单价近距离的外卖抽成降低;低单价远距离的外卖抽成提高,有些客单的外卖抽成甚至超过90%。

毕竟餐饮佣金是美团餐饮外卖收入的主要来源,对于20%的佣金率很多微小商家难以承受,监管部门也对相关外卖平台进行了约谈要求其降低佣金率。之后美团也根据一些商家的具体情况进行了佣金下调,但就行业整体来说改变不大,商家本身也存在很大的压力。

相比一个外卖动辄二三十但却只能吃一个菜,上门代厨四菜一汤68元相对来说更划算,而且也满足了外卖难以保证的健康和卫生安全问题。

03 “上门代厨”前景如何?

有网友在章女士的视频下面评论:疫情过后上门代厨这项职业一定会越来越火,在壹览商业来看不尽然。

观察章女士发布的视频我们可以看出,章女士每次上门代厨基本都会做四菜一汤以上,大部分是为了普通家庭的家宴需求。但家宴也可以选择出门下馆子这些方式,上门代厨并不是唯一的方式。

一些网友认为“上门代厨”是一个新兴服务,其实早在2014年私厨上门类APP就曾风靡一时,当时也备受资本的追捧,甚至被誉为“美食界的滴滴”。可惜几年过后这类APP都高开低走草草收场,至今未有人分析出背后的原因。

作为个体,自然会有人把“上门代厨”这份生意做得出色,但个案的成功并不意味着这项商业模式可以成功。毕竟上门代厨的市场需求有限只集中在家宴这一消费场景,行业天花板低,可替代性强。

就行业规范来说,目前行业在发展初期,各项规章制度尚未完善,雇主需要自担风险。

行业专家认为,上门代厨服务双方没有合同约定和购买保险作为法律保障,所以风险是不可控的,如果服务中或后期出现问题最终损害的是雇主的利益,雇主需要自担风险,而且维权困难。当我们保证了食品安全方面有时难以保证从业人员卫生健康问题,容易引起后续纠纷。

26岁的张女士从个人兼职开始,两个月时间就组建起了一只代厨团队。团队里有四五十名代厨人员,但大部分都是兼职。记者了解到,张女士团队的代厨人员都办理健康证,并会戴着口罩,持48小时核酸证明上门代厨。但由于团队初建和兼职人员流动性大,所以在管理方面有一定难度。

存在即为合理,上门代厨是年轻人从“吃得方便”到“吃得健康”意识层面转变促成的职业,目前会有一定热度可以解决部分就业,但最终难以形成行业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