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

三只松鼠三季度净利润暴跌,它的对手也没有很好过

最近已上市的零食公司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透露出一个明显信号,头部企业开始集体降速,部分企业三季度出现亏损。

具体来看,三只松鼠发布的2022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53.33亿元,同比下降24.57%,净利润9349.96万元,同比下降78.86%。其中,第三季度实现营收12.19亿元,同比下降32.63%,净利润1136.53万元,同比下降87.43%。

这是三只松鼠自2019年以来,同比三季度下滑幅度最大的一次。

良品铺子在10月30日发布的2022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0.03亿元,同比增长6.61%,净利润2.87亿元,同比下滑8.8%。其中,三季度营业收入21亿元,同比下滑1.8%,而净利润9413万元,同比下滑23.6%。

来伊份三季度报告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32.5亿元,净利润7070万元,但第三季度净利润为-3980万元。但由于去年来伊份第三季度净亏损9553.44万元,相比之下今年的亏损额进一步收窄。公告指出,收窄原因是在销售额增加但情况下,品牌推广费支出减少,营销费用支出减少。

来伊份 (图片拍摄:界面新闻 范剑磊)

利润的下滑主要是来自渠道改革和更大的营销投入。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反应了这些坚果零食巨头们所承受的业绩增长压力。

对于净利润较同期下降较大的原因,三只松鼠表示,主要系公司战略转型阶段性收入和毛利波动,同时加大坚果品类宣传力度增加费用所致。实际上,更大原因来自三只松鼠进行分销改革和线下门店优化措施产生的影响。

过去几年,三只松鼠线下店铺因受疫情、线上线下价格因素影响,出现了不同渠道价格打架的现象,以及部分加盟商库存积压受损退出加盟的案例。

界面新闻曾采访过数名来自天津、河北等地的三只松鼠联盟小店的加盟者,他们均表示,线下渠道价格没有优势导致了顾客流失,一些加盟者甚至趁着三只松鼠双11大促或官方旗舰店直播时“从线上进货”,线上线下互博的矛盾一定程度上阻止了加盟商的意愿。

2021年,三只松鼠关闭了接近300家店加盟店,在2022年上半年,三只松鼠关闭了237家线下店铺(含直营店),占其店铺数量比例高达27%,在渠道上学习传统消费公司回归至主流线下渠道。

在大环境剧变的行情中,增加创新或许是提振业绩的另一个路径。

良品铺子称,前三季度研发费用达3811万元,同比增长56.36%,接近去年全年投入。2022年上半年,公司开发并掌握了肉脯生产自动化、三减技术及无糖技术、低GI低碳水等先进食品营养健康加工技术,借此通过技术突破对高端零食的细分人群产品研发形成有效支撑。

而来伊份在今年面向白领及健身消费者开发了50余款健康系列零食,面向妈妈及儿童消费者孵化了30余款儿童系列零食,上半年推出超过200款新品。

但创新新品带来的销售额尚不足以改变下滑的大趋势。事实上,在三年前,零食企业们就已经纷纷开始拓宽产品品类,以丰富客户群体,通过多元化完成业绩的攀升,例如三只松鼠增加了小鹿蓝蓝这一婴幼儿零食品类,良品铺子则针对3-12岁儿童群体在2020年推出子品牌“小食仙”。

盒马工坊售卖的炒货产品 (图片拍摄:界面新闻 匡达)

多元化路径背后也透露着无奈,零食企业原有的明星产品在竞争压力之下也开始黯然失色。

2022年以来,越来越多的坚果炒货连锁店开始受到资本关注。今年8月,成立1年、定位新鲜零食炒货的线下店品牌熊猫沫沫完成战略融资,投资方为番茄资本,具体金额未透露。

紧接着在9月15日,更为人熟知的“薛记炒货”宣布完成6亿元A轮融资,由美团龙珠、启承资本共同投资。薛记炒货定位现炒,由瓜子、栗子大单品为主,在2020年因奶枣、冰镇绿豆糕、酸奶柑橘片等网红产品进一步让品牌为更多消费者熟知。

由于网红单品推陈出新、现炒模式下的高客单价等优势,这样的连锁门店在疫情中甚至能逆势扩张,薛记炒货完成融资时门店数量已经接近700家,据其披露,年内计划扩展至1000家以上,未来5年计划开到4000家。

而这之外,零食巨头们在低客单价潮流中迎来了另一类竞争对手。

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多个城市新增的零食折扣店业态,这些折扣店通过塑造“网红零食”、“宝藏零食超市”的形象在抖音、小红书等平台传播,部分产品以极低的售价和具有高辨识度的爆品吸引了传统零食品牌的顾客群体。部分零食折扣店甚至还拥有生产自有品牌产品的上有工厂,并成功吸引到了投资者的关注,这和早期三只松鼠、良品铺子吸引投资的路径相似。

多面夹击之下,在未来,如何面对薛记炒货这样的炒货连锁,和好特卖、零食魔珐等折扣零食店的竞争,以及零食企业自身如何把控上下游产业链,避免走向同质化均是零食企业在转折中需要思考的问题。